文笔渣,文风。。。那是什么。。

也就这么回事嘛:

瓶黑!黑瓶!

窩的愛~!!!

啪啪啪,啪啪啪啪!ヽ(゜Q。)ノ


不要舉報我啊?


「长岛Ⅰ」『chapter1-开始』

我终于开始写第一章了好想跪qwq


月上梢头的时候,黑子醒了,他疲倦的睁开眼,一手习惯的往旁边摸,左侧的被褥很凉,想必那人已走了不少时间了。

他微微皱眉,坐起身子。


窗户没关,月光伴着冷风吹在青年刚刚经历过欢爱的身体,从脖颈沿至小腿的吻痕,密密麻麻的竟显的有些恐怖。

他深深呼出口气,起身,下床,站直,两腿间的密处一丝粘稠的液体宣泄而出。


“又一次,”

他毫不在意的走动几步,从一旁的青花瓷瓶中摸出一枚小巧的圆形玉石,按动一旁的尖端,淡淡的光影闪现,在空气中构架成一片影像。

那是张地图。

浮宫宏城界的地图。


黑子扫了一眼,不觉轻笑道:“赤司君,你对我还真是相当不...

【赤黑】牵机Ⅰ—尸体秋千①树梢

那人一头红毛,从后面看,头发好像着了火,

离近一看,哦,是油漆淋了满头。

——题记

死者头挂在树枝上,眼皮被割开,两颗眼珠暴起死死的盯着下面,两条腿的骨骼已经碎裂,腿被相互绕成环形,肚皮从中间裂了一条缝,肠子拖着地面,屁股大腿的缝被勒着两条绳子,直直的挂在树干上。

几个十几岁的青年在底下观望,时不时吹声口哨。

其中一个戳戳身边的人问“我们拍这个发微博会不会火?”

另一个摆弄着手中的相机,眼中闪烁着兴奋,不由得使劲点头,能啊,肯定能!

20xx年早晨七点零五分,

人民公园发生了一起惨案。

事件发生时,好几十个大妈还在大门口跳着广场舞,扭的不亦乐乎。

几个不良少年眼底泛着青色,...

【赤黑】牵机Ⅰ—尸体秋千—序

悬疑,重口味误入w

他倒立着的脚丫,

长长的手臂,

他把你抱起,

发丝的棉布地,

他正立着的身躯,

长长的手臂,

他推你向远方,

眼中的暖意。

——题记

你做过秋千吗,挂在树上的绳子,一下一下的飞荡在空中,

你喜欢的人,在你的身后,

推着你。

那个人,

是你的父亲吗?

………………

开个新文~悬疑走向~特案组什么的w

十宗罪给的灵感,奇迹全员巴扎嘿~

重口味误入~

高山仰止,在水一方。

【图摘自百度】

碰落,是你灵魂的烟火。小虐怡情向

我们的王妃,是个谜一般的男人。
 ——题记

塞外战争打响的时候,遇到百年难遇的大雪。

鹅毛一般大,泼泼洒洒的往下砸,

那年冷冷的空气,像凌厉的刀子,一点一点割破我们的自信。

这场战争,恐怕连上天,都不站在我们这边。

我们连输三场,死守固地,他们除了人命,也什么都没拿去。

我们的王妃,是个谜一样的男人。

是位将军。

叫做,黑子哲也。

他来时骑着一匹白马,蓝色的长发束起,身披白色的绒衣,说不出的英气。

我们在雪中排列组队,穿着重重的铠甲,腰间一把刀,迎接他的到来。

他下了马,向我们走过来。

“我大王朝百万雄狮,护万里江山,护山河百姓,虽死犹荣,虽败不止!”

他这...

长岛-片段集锦

我给你写信,穿过隔开我们的东西

——米沃什

万水千山,我向你走来。

他在桥上看风景,桥下的人的看着他。

那个人的红发,点燃了他整个青春,烧完了,连点灰都没剩下 。

“我们说不定出现在什么人的故事里,按着情节的发展,我碰到你,按着故事的结局,又离开你”
“可还有有番外”他扣紧他的手,“遇见你,总没人舍得悲剧。”

这是一场无止境的硝烟,他的下面,埋着我们看不到的东西。

“哲也,把他给我”
黑子抬起头,眼睛直直的望进赤司眼底。
他拄着双刀立起身子,腰弯的低低的,吐出口血,又用手抹掉,
“赤司君,你还记得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说过的话嘛”
他声音沉重嘶哑的不像他。
“如果你忘掉了,我可以提醒...

『赤黑』长岛-序+世界观

星际间谍,

相爱相杀w强强文w

关键词:征战,敌对,强强联合w

这里年糕w

话说怎么没人找我聊天呢w

怎么没人找我做朋友嘞(ノ=Д=)ノ┻━┻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我们这种人,

躲在阴霾之下,不见光,不见生气。

匍匐于白骨堆起的罪恶,淹没在热血灌溉的黄泉。

我们的双手,也曾贴在那扇门后,

然后,我看到你,

在无边的业火罪孽中,

我看到你。

— —序

森川,浮宫,身处鹤光星系居中的一端。

两颗星球紧紧贴合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。

他们的科技异常发达,不管是生活中的器具还是武器。

区域的分布,绿色文化的保护,令这里美轮美奂。

曾经,这是一片乐土。

返年...

【赤黑be】难触孤魂

被基友叫来陪玩陪发文啦啦啦w

梗什么的很常见w

看的话叫表嫌弃了w

我的文笔,就是这样矫情w

好吧这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。

顺便,这里年糕,欢迎勾搭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他人视觉

*大面积崩坏慎入
*死亡梗不喜点x
*他人视觉不喜欢快撤不要受伤
*最后,受得了就看吧

他的红发很耀眼,你长看着他。
玻璃窗的后面,办公室的门口,公园的木椅,风景区的柳树。
他走到哪里,你跟到哪里。

无关昼夜。
我说无论生死,也分不开你们

你算是个柔和的人。
当不了驱尽寒冷的光,也大概是留有余温的灯。

你逛街的习惯,就是去他家里。
拐过几个小小的弯,穿过公园和花丛,在玻璃...

© 垂耳 | Powered by LOFTER